独孤幽白 - 后独孤十三篇之 理性篇

人总是在例行这个困兽笼中去追求非理性。
人的理性,本身就是一个非理性的东西。
人活着,就总会希望自己能活得好一些,舒服一些。一个婴儿降生了,他饿了,热了,冷了,害怕了,(尿了),就会哭--这种对"不舒适"的反抗的"哭",正是一个非理性的行为;小孩子,得不到想要的东西,就会闹,大哭大叫者有之,满地打滚者有之--这些因为"想要而却得不到"的"闹"的行为就是非理性的。
然而,当人的年纪渐增,会逐步意识到:并非自己的每一个愿望都可以实现,并非自己的每一项欲望都可以满足,而且,并非每一个人都可以走到"成功"。那可能是因为客观上没有条件来达到我们的目的,而更多的,在于着目的"达到"后,紧随而来的"后果"。这"后果"太"重"了,"重"到了我们用所有的"达到目的"的喜悦和获益加在一起,也背不动它的地步。(甚或,目的还未达到,"后果"已经来了)正如,小孩子的哭闹会渐渐少了,因为它的理性告诉他:很多事情,哭闹一场是解决不了的--更何况这样的做法通常会引来"打屁股"的"后果"。诸如此类。
长久了,人会意识到"后果"的重要性,或是在现实中已背负了太多的"不值得"的"后果",也就懂得了用"理性"来约束"非理性"。对于有些"目的",人们为了不去背负那即将到来或是可能即将到来的"后果",而放弃这"目的"以及为这"目的"做些什么的打算。
"非理性",被"理性"制约了。
又或者,这达到目的之后的所得,不足以补偿在追求着目标的过程之中的付出,那么,这种"追求的过程"就也显得是不值得的了的了。于是,"不值得"这个理性的套子把人这个追求满足的欲望的这个"非理性",套住了。
于是,那本来很明了的"非理性"被"理性"压在下面。在这个"理性"的大环境下,我们不得不默默地接受。
我的非理性要过好日子,就需要有很多钱(至少),那么我就要有个好工作,这前提是要有文凭,于是我的理性就逼迫我念书上学,虽然我的非理性并不喜欢;我的非理性要过好日子,就需要有很多钱(至少),但是,我并不能去抢银行,因为我的理性已经告诉了我那后果是什么,那是"不值得"的。
其实,是否"满足",是否"值得",也是要因人而异的。有的人,倾家荡产,孤注一掷也无怨无悔;有的人机遇在畔却踯躅不进。只因为这种判断的不同。而这,却又恰恰也是由"理性"来判断的!

当然,理性的约束是相当必要的。如果没有了自我控制、道德观念、法律规范等这些理性的约束,每个人都可以按照其非理性的原始欲望为所欲为,那么,人类怕是早已不存在了吧!
所以说:人本就是在理性这个困兽笼中的非理性的野兽。而这困兽笼却又是一种"安全"的"庇护所"--既保护了这笼子外面的"你",也保护了了笼内的"我"。那些冲出了这牢笼的野兽们,因为自由而心情舒畅,它们的尖牙利爪会伤了别人;不过,最终,它也会被猎人猎杀于一只理性的猎枪之下……

点赞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