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幽白 - 后独孤十三篇之 社区篇

运动、变化、发展是含义相近的概念。发展比运动所包含的含义更加丰富。它不是指一般的运动,而是指事物由简单到复杂、由低级到高级的前进、上升运动,包含着明显的方向意义。发展不是事物的简单重复,而是新事物的不断产生和旧事物的不断灭亡。所谓新事物是指合乎历史前进方向的、具有远大发展前途的东西;旧事物则是历史发展过程中逐渐丧失其存在的必然性、日趋灭亡的东西。区别新事物和旧事物,不能单凭出现时间的先后,也不能简单依据形式是否新奇。新事物与旧事物相区别的根本标志在于,是否符合事物发展的方向。
所谓社区发展,在中国通常被称为"社区建设"。所谓发展或是建设,并非仅仅是在社区中办了个什么活动,热闹一番,或是建立一个什么新的"部门",一些人忙碌些事情,然后便夸要说:"我们的社区,'发展''建设'的真好。"
我认为,"发展"与否的最重要的评判标准,应当是"群众",是社区中的居民们。一切工作、一切活动,所有设施、所有部门,都要与所有的--至少使大多数的--居民相结合。大家喜欢的、有助于提高大家生活水平的、大家认同的,就是"好"的,是"发展""前进"的;反之,就是不成功的,是失败的。
发展,应当是"融入"社区的,就像水渗入沙子一样,又像是食物中的养分被人体吸收一样,其效果似乎并不外现,内部的变迁却在潜移默化中进行着;而相反的,像毛栗子的刺,其外化的锋锐坚硬在其内部毫无体现,是不应当被提倡的。
因此,社区的发展应当是社区整体的发展,而并非是在某一方面,或是某些人在激进着。因为后者是脱离群众基础的,那样的话,人们会在这方面漠不关心,甚至大有排斥心理,那么,这种看上出似乎是"卓有成效"的"进步""发展",其实是是完完全全的失败。每一个社区,都有着各自的特点,"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社区的发展也要与其自身的特点挂钩才能有前途。(其实,社会、民族、国家乃至全世界,其进步发展不也是如此吗?)
"发展" ,不见得一定要搞出些什么惊天动地的改变,只要能让居民们的生活过得更好更舒服,就是可以被认可的。
举例来讲:
1、北京东城区安定门国子监官书院小区(原属国东居委会)。十几年前,当我还上小学的时候,该居委会设立小饭桌,很受居民的欢迎。因为在当时小学还没有订午餐的服务项目,该小区的住户有多是双职工,平时上班家里没人。学龄儿童通常是在国子监中的国学小学上学,虽然离家并不远,但是中午吃饭确实成问题,再加上家长也不放心,所以说居民们确实有这方面的需要。而作为居民委员会来讲,设立"小饭桌",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解决这一问题;又因为居委会的人对于居民来说都是熟人,所以在家长方面也是比较放心的。
相反的,雍和小区(原属箭厂居委会)的"小饭桌"则效果不佳,原因是该小区的居民中,老年人所占比例较高,学龄儿童的中午吃饭问题实际不是问题。所以,必然的,雍和小区的"小饭桌"是不成功的,因为它是不切合实际的。

2、官书院小区的老年活动站(主要活动项目是下棋、唱戏等)。因为该小区老人占比例小,所以去活动站活动的也就相应的不多;太清静,久而久之,原本去的也都不去了。活动站的方就闲下来了,于是被用作了居委会的"三产"--出租门面房。所以在这方面,官书院小区是失败的。
雍和小区的老人虽多,但是该小区却没有组织老年人活动的打算。虽说官书院小区的老年活动站并没有规定一定要本小区的老人才可以来,但是雍和小区的老人也不太愿意走一个相对"家门口"来说比较远的路程去那里(老人的腿脚毕竟不是很灵便的)。于是,通常,老人们都自发地分成四个人一组,打一下午麻将,二四八毛儿,无聊到家了。雍和小区,更加失败。

"与群众打成一片"也很重要。
现今的社区在这一点上,确实比原先的要进步的多。这一点,从对居民委员会的成员的称呼上就可以看出来。当年,大家见了面,就称呼他们"李主任""韩主任";现在这直呼"老冯""小边"甚至叫外号的也有。这种变化虽然不起眼,其实是体现了现任的"主任"们与居民之间是没有了阻隔了的了。而且,为大家服务的人是大家所熟悉的人,所信任的人,这样,正是符合了"水渗入沙子"的特征。
越来越多的高学历者加入到社区工作的行列中来。
看以前,居委会的主任们,基本都是些不敢清闲的退休老人来担任。而他们所管的或者说管得了的,也只是些琐碎之事罢了。而随着社区的发展,社区的职能越来越丰富,工作范围越来越宽泛,对有着高学历并年轻有为的工作者的需求也就越来越迫切。事实上,也的确有这样的人踏入社区工作这个领域。
我问了一个持有大学学历并经过考试来获得居委会主任这一职务的人(边某,女,24岁,其本科专业不是社区工作),为什么要选择这个职业,她也只说是"觉得好"。也许冲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但是越来越多的高学历者,他们本来可以找到在传统看来是更好的工作,却选择了社区工作,为什么呢?我想,这和现今的形势是是有密切关系的。
国家对社区加以重视,给社区工作者以相对以前高很多的待遇,也提出了高的要求。社区的工作作用突出,这些工作已经不是原先的"小脚侦缉队"能够完成的了。于是,国家政策有所倾向,以吸引有能力胜任的人;作为较高学历的人,有一些也意识到,社区工作者也是一条发展自己的道路,而且有着广阔的前景。
选举
我很小的时候,我家所在地的居委会(箭厂居委会)一段时间没有负责人,于是,在这种情况下,上级办事处(交道口办事处)就"推荐"了一位。名曰"推荐",实际就是任命了。于是这位李本财主任就上任了,在这个位子上一坐十三年。在这十三年中,从未有过选举,居民对他的一些"动作"(例如黑账)有所不满也拿他没辙。(其他居委会也很可能或多或少地存在着类似的情况)
近几年,"选举"在社区中逐步为大家所认识并接受。99年至今,该社区居委会就进行了数次选举,近期还将有一次。记得第一次改选的时候,这位李本财主任还百般阻挠,软硬兼施,还把他那被大伙咬着牙叫做"母老虎"的老伴也发动起来一块儿折腾。但是,最终,社区发展的巨轮把他捻成了飞灰。
诸如此类,还有很多,一言难尽。
总之,社区的发展与时俱进,任重道远。

点赞

发表回复